迦南小说网

792.哄骗佳人(武玄月发挥演技,哄得纳兰若叶笑容再现)【1 / 1】

莫晓苏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迦南小说网http://www.jnweishang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纳兰若叶奋力蜷卷自己五指,努力将其收尽了自己袖管之中,她一脸难堪颜色,怒着眉头不解道——

“至尊,你这是何故?不过是一两句训斥下人的话,小的又不是听不得?何必这样作践自己呢?”

武玄月苦涩一笑,轴着那张被打得火辣辣的脸,嬉笑之:“何谓作践呢?在我的心中,若叶姐姐的地位,远比我的身份重要的多,若是让你不开心,我宁愿放下自己的脸面,向你斟茶倒水,负荆请罪。”

听到这里,刚才心中五味杂陈,不肯表现自己不爽一面的纳兰若叶,顿时豁然开朗,压在自己心头的阴霾散去。

纳兰若叶举手抚了抚武玄月火辣辣的脸,满是心疼道:“至尊抬举若叶了……若叶承受不起这等厚爱……”

武玄月裂着嘴角阳光笑意,方向安慰道:“与你,什么都值得!别说就是这一巴掌而已,能够消除你心中的不满和难过,这不算什么。”

纳兰若叶直眸而视,满是敬畏。

接下来她不再言语任何,而是选择了弯下了腰肢,掀开了武玄月裤管,观其伤势。

纳兰若叶看到武玄月的蛇毒已经在渐渐蔓延到了大腿根附近,不是皱起了眉头。

兰静官身体根本无法发动柳叶刀,而手头自己现有药材也不知道能不能够配足药量。

纳兰若叶转身而去,找到了房中的药材的作物台,拔拔这个,翻翻那个,捏起来几个可以用的药材,放在鼻尖上闭眼深嗅,睁眼之际,满意地点点头,将其放到了作物台右侧,不满意的怒眉摇了摇头,将其扔到了左侧。

而后,纳兰若叶顾不上什么,全神贯注于配药碾药的过程。

一阵错做好,纳兰若叶端来了一碗黑乎乎的汤药,苦味深重,盛在武玄月的面前。

武玄月望着这飘着白色烟气的药碗,还没有饮下半口,这苦涩难闻的味道已经钻进了武玄月的鼻腔之中。

武玄月捏着鼻子皱着眉头道:“这药……我非喝不可吗?”

纳兰若叶一脸严峻,医师严苛姿态,盯着武玄月道:“非喝不可!”

武玄月捏着鼻子,别脸不情愿道:“这么难闻的药汤,让人怎么喝下去?”

纳兰若叶目光内敛,冷冷道:“若是不喝,就没命!你到底是喝不喝?”

武玄月听到这里,虽是一万个不情愿,还是一手端着药碗,深深吸了一口气,张开大嘴,欲要一口气全部吞了下去!

结果,这汤药刚到了嘴边,武玄月当即放下药碗,那滚烫的药水刚接触道她的口腔内膜一瞬间,武玄月已经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欲哭无泪,烫死人不偿命。

武玄月憋得面红脖子粗,愣是要将到了口腔中的药水给吐出来,纳兰若叶将其时机,乘其不备,一把打在了武玄月的后背之上,武玄月猛地一怵,一个饱嗝下去,这滚烫的药水,顺着自己的食管流了下去。

到此,武玄月喘着粗气,这在喉咙间火辣辣苦涩涩的感受依然犹存,痛苦极了。

武玄月气急败坏道:“这么烫的汤药,你为何不告诉我一声?烫死我了呦喂!!!”

纳兰若叶提袖掩面,开心一笑,她感叹道,为何只要跟眼前的女子在一起,总是有笑不完的乐趣,不得不承认是,跟武玄月在一起,每一天都是开心不断。

眼看着武玄月狼狈模样,纳兰若叶故装无奈道:“这汤药滚烫,明眼人都看得清楚,至尊怎么就看不清楚了呢?难道这汤药冒着白烟,是我靠法术变出来,迷惑至尊的吗?”

武玄月探出舌头,一手忽扇凉气,支支吾吾道:“顶嘴!这可不行!我命令你,把这汤药给我做美味点!若不然本尊不喝~~”

纳兰若叶一脸苦色,无奈反驳道:“哪里有这么苛刻的要求,所谓良言苦口利于病,至尊这是在为难死若叶了吧。”

武玄月收回舌头,故装生气道:“若是不为难你,你又怎么能够证明自己的医术高超呢?若叶姐姐,你的医术我是知道的,这点小事根本拿不住你,对吧?”

纳兰若叶无奈摇头,最后还是端走了武玄月的汤药,重新回锅一边,有添加了些许其他去味的药材,这才端了上来。

武玄月鼻尖嗅了过去,纳兰若叶一手揽过,她以为这一次武玄月又向上一次一般,又是一头莽撞,一口闷饮这汤药。

“纳兰至尊这次小心,汤药滚烫,此时不宜饮服。”

武玄月撅着小嘴,瞟了一眼纳兰若叶,故装可怜无辜相道:“知道了~~知道了~~小气鬼~~~”

看到武玄月这副模样,纳兰若叶当真是有无奈又可笑,哭笑不得,这小模样就像是一个怪会撒娇的小孩子一般,赖皮又可爱,让人没办法生气起来。

纳兰若叶坐了下来,竟然拿着汤匙上下搅拌碗中汤药,试图用这种方法将汤药的温度降下来。

竟没想武玄接下来的动作更加赖皮起来——

她一手指了指汤药,一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,然后嘴巴撑圆,发出“啊”的音。

这个动作再明白不过了,就是让纳兰若叶喂自己喝汤药。

纳兰若叶愣了一下神,今日她见过武玄月太多不一样的一面,曾经高高在上,欺压群臣的天门君王,也有这样耍赖可爱的一面,还真是让人见所未闻啊!

不过,难得见到这样的一面,倒是像一个脱下坚实铠甲的弱女子一般,惹人心疼。

武玄月撩人的功夫岂是一般?不管是男人女人,只要她愿意撩,就没有撩不来的一说。

这不,自己稍稍耍了个花腔,纳兰若叶就上钩了。

纳兰若叶虽是吃惊,还是舀了一勺汤药,放在自己唇边轻轻吹了两口,感觉温度差不到了,这才送到了武玄月的嘴边。

武玄月怒着小嘴,虽是不太情愿,还是可怜巴巴地张开了嘴——

这一次汤药的温度刚好,味道也不似刚才那般苦涩难以下咽,只是这改了味道的汤药有股说不出来的怪味来。

但是,武玄月还是忍着性子,发挥自己超长演技,表现出惊喜万分的模样,举着大拇指道——

“还是若叶姐姐厉害,这被你调教过的汤药,味道就是不一般!!真心不错,一点也喝不出来苦的味道来~~”

纳兰若叶被武玄月这么一夸,以往淡定的她,也变得不淡定,脸上唰的一下红彤彤……